新浪新闻客户端

美日印澳“四方”军演:这次为何是印度独自“嗨”?

美日印澳“四方”军演:这次为何是印度独自“嗨”?
2021年10月15日 12:43 新京报

  原标题:美日印澳“四方”军演:这次为何是印度独自“嗨”? | 京酿馆

  一旦“龙象之争”从“波峰”进入“波谷”周期, “马拉巴尔”军演的“冷却期”又到了。

  文 | 陶短房

  据报道,正在出席美日印澳“马拉巴尔”联合海上军演第二阶段演习,并顺访印度的美国海军作战部长迈克·吉尔戴声称,未来该演习参与国将“肯定”扩大,会有更多“志同道合”的国家参与进来。

  就在吉尔戴发表这番言论当日,印度、美国、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孟加拉湾启动了今年“马拉巴尔”海上演习的第二阶段,参演人员包括美国海军“海豹”突击队和印度海军突击队等精锐特种部队,是历届“马拉巴尔”军演中规模较大的一次。

  “马拉巴尔”联合军演,始于1992年的美印双边联合军演,澳大利亚、日本等国随后加入。而将“马拉巴尔”纳入“四方”体系,则不过是美国试图维护地区海上霸权的“旧瓶装新酒”。

  吉尔戴放“豪言”

  强调美印战略关系是印太核心

  实际上,吉尔戴近日可谓“豪言”不断。在西太平洋事务方面,针对钓鱼岛、台海,吉尔戴也都发布了一些颇为刺耳的言论,此番印度之行更将他近期言论分贝推上巅峰。

  吉尔戴是10月11日抵达印度访问的,10月12日至15日,“马拉巴尔”四国联合海上军演第二阶段在孟加拉湾举行。10月12日是演习开幕日,在这一天里,吉尔戴会晤了印度海军总司令卡兰比尔·辛格海军上将、国防参谋长比平·拉瓦特将军、外交部长哈什·瓦尔丹·施林拉,进行了“内容广泛”的会谈。

  会谈中,吉尔戴将美印战略关系描绘为“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核心”。吉尔戴声称,美国将致力于“通过加强信息共享、区域安全合作和海上联合演习,促进美印防务伙伴关系”,而“印太”区域及海上航行安全正受到“全球威权主义”的威胁,美印应“共同促进自由和开放的海域,推动区域稳定,确保法治和尊重国际机构的价值观”。吉尔戴表示,美印间存在“天然伙伴关系”,称两国间“可以共同建立一种适应今天和明天挑战的伙伴关系”。

  在被问及“马拉巴尔联合军演参与国能否增加”问题时,吉尔戴表示“肯定会增加”,但“取决于四方内部合作伙伴的共同意见”,他提醒人们记住,“每年在印太和全球范围内都有多次联合军演,志同道合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在共同努力”。

  如近期一系列美国主导的多边联合军事动作一样,此次“马拉巴尔”联合军演的官方声明只字不提中国,离开远东抵达印度洋的吉尔戴也“小心翼翼”未再对中国指名道姓。但是,见证吉尔戴此番“豪言”的一小群媒体记者、尤其其中占绝大多数的印度媒体记者,却异口同声表示,这些言语和动作,主要是冲着中国去的。

  虽是“旧瓶装新酒”

  但忽冷忽热的印度这次有点“嗨”

  1992年,“马拉巴尔”联合军演正式开始,最初仅限于美印双边,澳大利亚、新加坡等国后来都曾参加。其中,澳大利亚2007年参加后一度中断十多年,直到2020年才在“四方”机制将“马拉巴尔”纳入其框架后高调重返。而日本则是自2015年开始加入的。

  今年的“马拉巴尔”第一阶段联合军演,于8月26日在菲律宾海举行,四国军舰、战机和海军特种部队参加了为期4天的演习。

  此次第二阶段军演,美国海军出动核动力航母“卡尔·文森”号、“尚普兰湖”号导弹巡洋舰、“斯托克代尔”号导弹驱逐舰;印度出动“兰维杰”号导弹驱逐舰、“萨特普拉”号导弹护卫舰、一艘潜艇及P8I海上巡逻机,日本海上自卫队出动直升机航母“加贺”号、导弹驱逐舰“村雨”号,澳大利亚海军出动导弹护卫舰“巴拉瑞特”号、补给舰“天狼星”号,是历届“马拉巴尔”中规模较大的一次。

  将“马拉巴尔”纳入“四方”体系,是美国“旧瓶装新酒”、试图以较小成本推动所谓“印太”战略,维护该地区海上霸权,遏制中国等对手崛起的最新布局。而吉尔戴“扩容”言论,则是试图再将“四方架构下的马拉巴尔”这瓶已经有些发陈的“过气新酒”,再换个更时髦的新瓶上市:

  在美国软硬兼施下,英国和一些欧洲国家已纷纷派遣军舰深入“印太”,以不同形式参与了所谓“自由航行行动”,而“扩容版马拉巴尔”则意在将这些“客串”行为制度化、常态化,营造一种“人多势众”的威势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对于“马拉巴尔”,近30年来印度的态度可谓忽冷忽热,这一次却正处于“沸点”状态。

  此次二阶段联合军演,美、日、澳媒体着墨寥寥,周边国家传媒更或一笔带过、或只字不提,唯独印度大小传媒兴致勃勃,高谈阔论,说“铺天盖地”也毫不夸张。

  为此,有分析认为,印度刚在与中国的边界对话中自讨没趣,心态再一次处于“非常状态”。传统上,每逢此时,印度就会迸发出对美印军事合作、对“马拉巴尔”和“四方”等联合防务机制的高涨热情——因为在它看来,这些“外力”有助于弥补其自北方邻居处所遭受的失落感,让自己重新安心、乐观和“嗨”起来。

  “印太”多边机制“兼容”成问题

  “马拉巴尔”的关键问题在于,到底要和谁较劲?

  吉尔戴们口口声声要对付的“全球威权主义”,更适合“对号入座”的恐怕只能是刚从阿富汗撤军的美国自己。而对于“印太航行安全”,已跃居全球最大贸易国的中国,只怕比“四方”更为在意。

  虽然近期显得有些羞于启齿,但美日印澳、尤其美印在许多时候不讳言“马拉巴尔”、“四方”、美英澳(AUKUS)等“印太”多边防务机制,目的都是遏制中国的崛起,及中国海上力量的增长。

  但“好不好看疗效”,近30年来中国已跃居世界第二经济体,中国海军则更已跃居一流,“越较劲对手越有劲”,岂不是令人气结?

  更要命的是,美国近期一通“王八拳”,已让东拉西扯的“印太”多边防务机制出现“兼容性”问题。

  比如,日前的AUKUS搞得法国和东南亚国家翻脸已让美澳手忙脚乱,此次印度朝野虽然“嗨”,却已开始质疑“AUKUS会否喧宾夺主将印度边缘化”,此次吉尔戴谈及“扩容”,导火索正是印度记者质问“会不会拉英国入伙”。

  如果“王八拳”继续打下去,随着“线头”越来越多,“兼容性”问题也会越来越大——尤其印度在任何国际框架中,都是如假包换的“电磁干扰源”。

  不仅如此,“马拉巴尔”机制的核心,是美印海上防务合作,而美印偏偏在这方面存在根本性战略分歧:美国的战略重心在远东和太平洋,而印度在印度洋;在印度洋,美国期待的是继续确保自己的海上霸权,而印度憧憬的却是让这里变成“印度的洋”……

  一旦“龙象之争”从“波峰”进入“波谷”周期,印度朝野就会照例在“印度的洋”问题上亢奋起来,而这也意味着“马拉巴尔”的“冷却期”又到了。

  由此看来,“马拉巴尔”较劲的对象不过是“风车”——而且“目标”还越较越有劲。

 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| 陶短房(专栏作家)

责任编辑:贾楠 SN245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052-0066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4000520066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21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